美容院的黑暗個個都需要知道

日前,大陸媒體刊發了一位從事美容二十年的美容院老闆娘的自我揭秘,告訴大家自己為何從不做美容,看完後竟讓我大吃一驚!請看:

「我走在大街上,一眼就能看出哪些女士的臉是做過美容的。」一位姓竇的美容院老闆說,做過美容的女士的臉不少是「紅黑臉」。隨著對究竟什麼是「紅黑臉」的探詢,美容行業鮮為人知的一些內幕也逐漸被揭開。

美容院老闆說:「自己從來不做美容」

竇女士是一家化妝品公司的山東總代理,同時經營著一家美容院。她說:「一些女士用了美容院的含鉛或汞的美白產品,確實能迅速增白,但皮膚角質層被破壞,太陽一曬臉就發紅,過不了多長時間,臉就開始發黑。」她說,美容院使用的化妝品相當部分是不合格的,有的沒有生產許可證號和衛生許可證號,重金屬、微生物和限用物質超標,有些禁用物質也出現在產品中。

竇女士說,她曾到南方考察過一些化妝品生產廠,發現有的廠家生產的洗面乳居然是用洗潔精兌水,有的甚至是洗衣粉兌水,有的生產車間裏,污水橫流,散落著大桶,就是這些產品卻分裝出幾十個品牌的化妝品,然後打著「專供美容院」的旗號進入全國若干家美容店。

除了從廠家進貨,一些美容院還自製各種美容產品

竇女士透露,有的美容院推出的「羊胎素去皺」項目,根本沒有什麼羊胎素,而是維生素兌水,膽大一些的店家還加入了雌性激素。為了滿足顧客求快的心理,甚至直接在顧客臉部注射。短期內,這可能使皮膚變得白嫩,但對人體的副作用很大。即使是外用產品,也有不少添加了激素,尤其是顧客感覺效果不錯的豐胸產品。

「美容院直接面對消費者,消費者一般不會注意用的是什麼產品、品質如何,美容師推薦什麼就用什麼,所以,在美容院什麼產品都能賣出去。」竇女士說。「別看我自己開美容院,但我從來不去做美容,我可不敢用那些美容用品。」 –

「精油」身價不菲,多是精美包裝+唬人「概念」

「一桶5升裝劣質精油批發價也就十幾塊錢,可進入美容院後卻身價倍增」。 竇女士說,據我所知,市面上根本沒有真正的植物芳香精油,都是油脂、水,添加化學物質調和而成。」

這些精油包裝越精緻,越小巧,價格越高,有的美容店一瓶容量在5ML-10ML的精油要買到888元!

和「精油」有一比的還有耳燭,使用時將其插入耳內,從頂部點燃,據稱可以排出顱內毒素。在濟南「化妝品批發一條街」的一家店鋪內,耳燭包裝上有這樣說明:「利用燃燒產生的輕微壓力,及火焰移動使空氣產生震動,達到按摩耳鼓效果,同時利用燃燒熱量,結合排毒的手法,使耳燭中所含的各種植物精油,緩慢地進入耳內,以鬆動耳內陳垢,將過去感染或疾病累積的阻塞一起代謝出,在療程終了時可發現蛋白念珠桿菌結晶物由耳內排出並聚積排毒棒內。」

有著這樣「神奇效果」的耳燭,批發價一盒(2支)要價1~5元不等,一進美容院價格就翻著筋斗往上漲,做一次要價100多元。

這些廉價產品一旦進入美容院,價格立刻幾十倍、幾百倍地往上翻。竇女士說,除房租、水電、人力等費用,起碼50%~60%純利潤。

為了給化妝品提高「身價」,每隔一段時間,總有一些新噱頭在美容院中流行,如香熏精油美體、基因療法、幹細胞美容、淋巴排毒……

「二把刀」服務:暗含「健康隱患」

「美容院與其說是在賣產品,不如說是賣服務。」竇女士說,可相當一些美容院產品品質難以讓人放心,服務品質同樣也不讓人放心。按照衛生部門的要求,每家店都要配備消毒櫃,可記者暗訪發現,為了省電,消毒設施在一些美容院成了擺設。

濟南一家美容院曾推出過1萬多元一針的「減肥針」。打針需要一定技術,可這家美容院對美容師的要求竟是「只要不打歪就行」。更可怕的是,她們不用一次性注射器,用過的針頭泡在一個滴了幾滴酒精的盆子裏,用的時候直接從盆子裏拿。

推拿按摩、刮痧等也是常見的美容專案,但一些美容師並沒有經過中醫基礎知識的專業培訓。山東省消協王致遠說,消協經常接到消費者對美容院的投訴,但裏面有一個難題就是責任如何認定,是產品品質不合格引起,還是因體質不同出現皮膚過敏?有的出了問題,美容院會讓消費者去做鑒定,一般消費者不願自己出這筆鑒定費,只好息事寧人。

溫馨提示:

1.現在有太多的女人都希望自己的外貌變得更漂亮一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事情往往會出乎人的意料。美容院引發的風波屢見不鮮,怎是一個「亂」字了得。
2.其實智慧的女人是從不光顧那些所謂的美容院的,尤其是那些低端、暴力利潤的美容場所!
3.女人皮膚的美麗關健是選對、選好產品!留住青春還在於營養、運動、心態、睡眠等因素的!
4.愛美女人千萬別把美容變成毀容!

 

文章轉載至網路